高端品牌专业机构
带给你永恒的美
当前位置:首页 > 代孕宝宝 >
代孕生子是一场对人性的考验
来源:http://www.ok-ye.com   时间: 2016-07-27 14:43:13   
然后我们一起踏上了代孕这列全速前进的火车.幸运的是,我们奇迹般地找到了理想中的代孕母!代孕母及其家庭跟我们完美匹配,我们有着相似的教育背景,他们简直就是年轻版的我们.加上孕母和委托母亲都需要注射生育药物,我们的个人的期望及各种情绪.

做子宫切除术的那天,我威胁医生一定要保住我的卵巢.那时的我刚认识了一位对我来说很特别的男性朋友.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特别,但是我也没想过几年以后会嫁给他.但是当我手术醒来时,却发现他在身边正握着我的手.原来他一直在打听我在哪家医院,这样我醒来的时候就可以陪在我身边了.我当时觉得自己力争要保住卵巢,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.几天后我在电视上看到了JoanLunden分享她自己的代孕故事.

几年之后,他成了我的丈夫,然后我们一起踏上了代孕这列全速前进的火车.说起这段经历,我觉得将其描述为坐过山车也不为过.代孕需要代孕委托父母去信任很多陌生人.但作为代孕委托母亲,对我来说,我最信不过的人就是自己.究竟如何选择代孕母?你又怎么知道你选择的人会像你一样去关心照顾还没有出生的孩子?代孕早期阶段最难的事情就是相信自己.幸运的是,我们奇迹般地找到了理想中的代孕母!

代孕母及其家庭跟我们完美匹配,我们有着相似的教育背景,他们简直就是年轻版的我们.虽然如此,事情也总不会如预想般顺利.代孕流程从合同开始.没有多少友谊是从费用、律师及合同协商开始的.加上孕母和委托母亲都需要注射生育药物,我们的个人的期望及各种情绪,使得这种关系真的很奇怪.一方面你希望可以坦诚友好,和代母建立起更深层次的关系,一方面又害怕被她利用.更糟糕的是,你害怕她会放弃你,那么你只能重新再找新的孕母.在很多方面来说,找代母就像是找灵魂伴侣一样,是你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.

越临近周期开始,对自己越没有信心.我努力不让每一个人失望.我去做针灸,吃有利于生育的中药,并遵循IVF医生的嘱咐.我感觉整个世界的重量都在我的肩上.42岁的高龄让我意识到也许我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.取卵的那一周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……代母在我们家待了5天,我的肚子却越来越大,好像是我怀了孩子一样!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因为卵巢过度刺激引起的,而这有可能中止我们的周期.我请求我的丈夫要相信我,不要带我去急诊室,取卵之前不行.

谢天谢地,取卵过程很顺利,那天的满足感真是难以言述.我躺在那里,听着医生说过程有多顺利,这让我想起那些告诉我我永远也不会有孩子的医生们,想起当我知道我要失去子宫时的眼泪与悲伤.但取卵成功的那一刻,我不再有怀疑和担忧,一切都会很顺利,我会成为一名母亲的!取卵后,又是等待,等待24小时后,有多少胚胎存活下来.第三天时我接到电话,14个!!!然后需要等到第五天,看看可以移植几个,冷冻几个.

第5天时,我们和代母一起到了诊所,在准备区换上了手术服.丈夫和我很兴奋也很紧张,代母却很自信.移植时,我们也在场,我们看到胚胎学家将装有胚胎的注射器交给医生,然后医生准确地按下活塞,两个小家伙就浮进子宫了.真是令人惊叹的一天!回家的路上我们仿佛飘在云上一般.移植第二天,我们跟代母说了再见,开始了折磨人的两周时间的等待.

实际上,移植几天之后我就开始感到恐慌.所有其他的准妈妈都有胚胎的照片,都知道她们胚胎的质量和确切的细胞数量.但除了知道移植了两个胚胎之外,我们的医生没有告诉我们其它任何信息.于是我开始给诊所打电话、发邮件,想得到答案.终于,医生回电话了.但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这并不是“好消息”.他说,“我想跟您讨论一下捐卵的事情.”什么?捐卵是什么意思?不是刚把胚胎移植进代母体内吗?好人医生告诉我说我的胚胎很丑,如果不是因为有代母已做好准备,当时他就想取消周期了.第3天的14个胚胎只有4个存活到了第5天.然后医生选择了两个最好的进行移植.但因为胚胎质量还是很低,他没有期望移植能够成功.胚胎很丑?作为医生就不能用一个好点儿的形容词吗?往后的谈话我都没听进去.当时脑子被一团厚厚的黑雾包围,然后进入我的肺部,挤走所有的氧气.接下来的几天,我不想吃饭,不想呼吸,不想上班,只是哭啊哭.我的泪腺似乎跟我的脚连在了一起,单纯的站立动作都会引来不止的啜泣,除了绝望,我什么感受都没有.

在这期间,我的代母想得到更多的注意.我告诉她在正式的血液测试(看看有没有怀孕)之前,不要跟我联系.但孕母大概对此并不敏感.她一直给我发神秘的短邮件,然后一天晚上,她有些着急,打电话过来叫着要我看邮箱.她知道我一直都很沮丧.那天是2007年10月3日,我永远也不会忘记.我打开邮件,里面写着,妊娠检测呈阳性!虽然医生说它们丑,但在科学几率的重压下,还是有一个胚胎坚持挺了过来.

几周时间过去了,丑丑的胚胎继续发育成长.我相信,我们的IVF医生肯定和我一样吃惊!甚至在妊娠中期的时候,医生还建议我们不要太乐观,最好去咨询一下基因专家,看是不是存在染色体缺陷.我们听了他的话,但是我内心的想法没有人可以改变,我要当妈妈了.

数月过去了,我和代母之间的关系也几经起落.我觉得她对我们之间关系的期望与我的不同.她想要一种密切的联系,一个好朋友.但我还是处于防卫模式,因为我们签订了合同.对我来说,友谊是自然成长的,不是鉴于环境而不得不形成的.最后,我们可爱的儿子出生时,医生剪断了他的脐带,将他递到我手中,但是我没有接.我告诉护士让代母去抱,她应该是第一次抱他的人,这是我给她的友谊之礼.她应该看看孩子的小脸,看看她帮忙创造的伟大生命.然后她第一次将我的儿子交到我的手中.那是一个有重大象征意义的时刻,房间里有很多人,但是我眼中只看到代母和我的儿子,自那一刻起,我们之间的友谊之火被点燃.现在我的儿子出生已经三年了,我依然把代母当作朋友.

代孕是一场对人性的考验,是上帝与科学之间的完美平衡.关于代孕,有太多批评的声音,但是我并不在乎,儿子的出生是一个奇迹.当时的那个丑丑的胚胎是我见过的最美好、最智慧的生命.从他着床那一刻起,就完胜了所谓的几率.我相信上帝对他的生命早有安排.希望我可以将他顺利抚养成人,不辜负这一生命的奇迹.

Copyright 如意OK代孕公司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